1. <track id="fsutt"></track>

  2. <p id="fsutt"><strong id="fsutt"><xmp id="fsutt"></xmp></strong></p>
  3. <table id="fsutt"><ruby id="fsutt"></ruby></table>
      網站導航
      品牌服務
      婚姻家庭
      當前所在的位置: 沈晶律師網>品牌服務 > 婚姻家庭
      A與B1離婚后財產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原創作者:原創瀏覽:458時間:2022-01-18
      離婚后財產糾紛-律師觀點分析A與B1離婚后財產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朝民初字第19690號 原告A,男,1966年12月10日出生, 被告A1,女,1972年3月1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A,北京市XX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A,北京市XX律師事務所律師, 第三人A,女,1962年3月30日出生, 原告A與被告B(以下均簡稱姓名)離婚后財產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審判員A獨任審判,追加A為第三人(以下簡稱姓名),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A與B及其委托代理人C到庭參加了訴訟,A2經本院合法傳喚未按時到庭參加最后一次庭審,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A訴稱:我與B1于1993年8月27日登記結婚,于1996年生育一女彭X2,后于2013年解除婚姻關系,位于北京市朝陽區XX和物業舊10排6號院(以下簡稱6號院)原為A名下的宅基地,但實際上是我在2000年給付A115萬元出資購買的,但我沒有參與購房過程,2001年我出資在該院內新建了兩間東廂房,并在該院內生活,現該院內房屋已經拆遷,獲得一套安置補償房屋及部分補償款項,此外,我們還有部分存款和其他財產未分割,故訴至法院,要求分割因6號院拆遷所得安置房屋及補償款及其他夫妻共同財產, A辯稱:B陳述雙方結婚、離婚情況屬實,我們在三間房鄉并無宅基地,我與A都不是三間房鄉的村民,沒有購買過宅基地和房屋,6號院是我姐姐A出資購買的,與我們無關,我們雖曾在該院內借住,但并未在院內出資建房,該院已被拆遷,
      北京離婚后財產糾紛
      2009年12月,A曾給付我16萬元,此后該筆款項已全部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再無剩余,不同意A的訴訟請求,另,我與A曾向B提供借款5萬元尚未清償,要求平均分割該項夫妻共同債權, A2述稱:我認可A1的全部陳述,6號院是我于2000年以15萬元的價格向潤天和公司購買的,沒有下發過宅基地使用權證,我一直在資助A1,為其提供住所,2001年我給付劉×13000元用于其新建東廂房兩間(其中一間是棚子),6號院已被拆遷,獲得了一套安置房屋和部分安置補償款,我認為因6號院拆遷所得安置房屋及補償款均為我的個人財產,并無A和B1的權屬份額,且我已經給付A116萬元,拆遷安置利益中再無其二人份額, 經審理查明:A與B1于1993年8月27日登記結婚,于1996年3月25日育有一女彭X2,2013年5月,A因傷害B被羈押,A向本院起訴B要求離婚,本院于2013年10月31日作出(2013)朝民初字第33166號民事判決書,判決A1與B離婚,該判決已于2013年11月14日生效,此后,A2與B1共同生活, 2000年11月4日,A與北京XX公司簽訂《購房協議書》,約定A購買位于北京市朝陽區三間房潤天和物業舊1排6號院(以下簡稱6號院)內占地面積為120平方米的房屋,A2于2000年11月4日支付了購房款15萬元,北京XX公司出具房屋證明,上載6號院內房屋所有權及使用權歸劉×2,A與B曾在該院內實際居住,該院內原有XX三間、西廂房兩間,后A與B新建東廂房兩間,在院內安裝了電話、空調、有線電視等設施,并將院內部分房屋對外出租收取租金, 2009年12月9日,劉×2作為乙方與北京市XX(以下簡稱三間房鄉政府)作為甲方簽訂了《三間房鄉綠化隔離地區集體土地騰退安置協議書》(以下簡稱《騰退安置協議書》),主要內容如下:一、被騰退房屋及人口:1、乙方需騰退正式住宅房屋7間,建筑面積103.68平方米;2、經甲方確認乙方實際騰退人口數為2人,分別為戶主A2、之妹A1,二、安置房屋及入住時間:1、安置房屋位于三間房鄉北區D3區(1204-051號);2、房屋牌號(本協議為工況位置編號,實際情況以工程竣工后朝陽區地名辦核定的地名門牌號碼為準):D3區1號樓14031(以下簡稱房號);3、入住時間:2013年5月28日,三、騰退補償款及安置用房款差價結算、付款期限和付款方式:1、甲方支付乙方所有權補償款、使用權補償款共計:299736.02元,其中所有權補償127896.02元、使用權補償171840元;2、甲方提供騰退安置用房價格為2810元/平方米,建筑面積為79.22平方米,共計222608.2元;3、乙方應在本協議簽訂之日起五日內支付甲方50%騰退安置補償差價款;即38563.91元,剩余50%差價款38563.91元,待安置用房竣工辦理住房入住手續時一次性交付乙方,四、其他補償費及補償額:1、甲方應支付乙方其他補償費總計92736元,包括(1)提前搬家獎:在本協議約定的期限內搬家騰空房屋發給乙方提前搬家獎勵2000元,另按200元/平方米的獎勵,103.68平方米,計22736元;(2)搬家補助費,每間200元,共計1400元;(3)電話移機費,每部移機費240元,共計240元;(4)空調拆裝費,每臺拆裝費300元,共計300元;(5)有線電視補償費,每條360元,共計360元;(6)自行周轉費,周轉期自2009年11月29日至2013年5月28日,周轉期為四十二個月,每月每人發給800元,一次性發放67200元;(7)交通補助費,一次性發給每人100元,共計200元;(8)冬季取暖補助費,在周轉期內發給每人每采暖季50元,共計300元,2、甲方在乙方簽訂本協議并騰空房屋后,將相應的提前搬家獎、其他補償費及自行周轉費共計92736元發給乙方, 6號院房屋補償價格結果通知單中載:序號1、人數2人,安置補償面積60,補償金額150000元,剩余補償面積43.68,補償金額XX,房屋示意圖顯示北房建筑面積60平方米,房屋價款62631.57元;西廂房24平方米,房屋價款30145.6元;南側東廂房12.96平方米,房屋價款10274.02元;北側東廂房6.72平方米,房屋價款5280.02元;設備及附屬物小計19564.81元,合同簽訂后,A2領取了拆遷補償款,并給付A116萬余元, 經查,三間房鄉政府拆遷系依據《三間房鄉綠化隔離地區集體土地騰退安置辦法(試行)》(以下簡稱《安置辦法》)及《三間房鄉綠化隔離地區集體土地騰退安置辦法(試行)實施細則》(以下簡稱《實施細則》)等文件規定進行拆遷安置,其中《實施細則》第五條規定,購買各村集體出售房屋,無本鄉戶口、無《集體土地使用證》的被騰退人為外來購房戶,其原住房作價參照《北京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原住房建筑面積不足60平米的,應補償建筑面積按照原建筑面積計算;其原建筑面積超過60平米,應補償建筑面積按照60平米計算,不享受補貼面積,被騰退人可按原住房作價款以每平方米2800元的價格購買相應面積的新村樓房,最多購買一套二居室新村樓房,發給搬家補助費,提前搬家的給予獎勵,周轉房、自行周轉費等本地村民同等對待, 另,2014年2月16日,A1給付彭×2萬元,A在彭X2書寫的“今給A2萬元整,以后A不得找任何人的麻煩,也不許再向A1要錢,有什么事找A2,”的字條上簽字, 審理中,A主張6號院為其實際出資15萬元購買,其將15萬元交A1轉交A2,但其未參與購房過程,A1、A2對此均不予認可,A1、A2均認可A2在6號院拆遷后給付其16萬余元即分割拆遷補償利益,A稱其每月收入350元,A每月收入1100元,當時一家三口在外租房居住生活,其與A曾借給B5萬元,A曾賭博、請客花費部分款項,此外全部款項已用于日常生活及彭X2教育開支,A認可雙方在外租房居住的情況,稱A1每月收入700元,A每月收入1100元,主張拆遷補償款仍有剩余,但未就此舉證證明, A1稱B曾對其進行騷擾,最終雙方達成協議,約定由A給付其2萬元,雙方再無糾紛,并在A書寫的字條上簽字確認,A稱其不識字,不知道字條內容,其并未表示放棄因拆遷所得利益,為此,A提交了字條,并申請A作為證人出庭作證,A稱其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借給B之弟C5萬元尚未歸還,要求分得其中一半債權,但未就此舉證,A對此不予認可, 彭×稱雙方有共同存款,但未能舉證證明,亦未能提供存款線索,A1對此不予認可,本院根據A的申請對B1名下在中國工商銀行的賬戶進行調查,其在中國工商銀行銀行開具的賬號為×××的賬戶余額為0元,賬號為×××的賬戶余額為1元,賬號為×××的賬戶余額為0元;賬號為×××的賬戶余額為3429.68元;賬號為×××的賬戶余額為0元,相關賬戶交易記錄中未見明顯不合理支出, A稱雙方曾于1995年在北京市朝陽區XX拆遷過程中獲得一定安置補償利益,但未舉證證明,A1、A2對此均不予認可,稱劉×1并無宅基地,其未建設過房屋,亦未參與拆遷,為此,A提交《北京市城市住宅房屋拆遷安置補助協議書》(以下簡稱《拆遷協議書》)、證明信予以佐證,其中證明信載有A的住址位于“XX”,之妻陳X、長女劉X3、次女劉×2、三女劉X4,《拆遷協議書》載有被拆遷人為“A5”,拆遷院落為“XX”,應安置人口為“本人69歲、之妻66歲、之女37歲、之女31歲、之外孫8歲、之女23歲、之外孫女4歲”,各方均認可A為劉X5之侄女, 上述事實,有民事判決書、生效證明書、字條、《騰退安置協議書》、購房協議書、房屋證明、購房款收據、《安置辦法》、《實施細則》、《拆遷協議書》、證人證言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作證, 本院認為:根據劉×2與三間房鄉政府簽訂的《騰退安置協議書》及相關文件,實際是在確定被騰退安置人所享有的補償款項后,根據相關政策使用上述款項以優惠價格再購買安置房屋,結合購房合同、房屋證明及相關證據,A系外來購房戶為6號院房屋所有權人,因此6號院內房屋拆遷所獲所有權補償、使用權補償均應歸A所有,A按照相關政策以優惠價格購買安置房屋不屬于彭×與劉×1之共同財產,因此,A要求分割安置房屋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但A作為實際騰退人口,在因6號院拆遷應獲得其他補償費中涉及安置人口因素補償的相關費用中應享有部分利益,該部分權屬份額應為A與B的夫妻共同財產,A在6號院拆遷后已給付劉×116萬余元款項,綜合6號院拆遷安置的時間、雙方的收入、正常開銷需要以及子女撫養情況,并考慮A1已給付彭×2萬元以及彭×在字條上簽字確認不再找A1要錢的情節,A要求分割上述款項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A雖主張分割共同存款,但根據現有證據及本案查明事實,結合A1已給付彭×2萬元并出具字條的情節,其該項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A雖稱B曾于1995年在北京市朝陽區XX拆遷過程中獲得一定安置補償利益,但并無證據證明其與A屬于此次拆遷安置人口或享有拆遷安置利益,故本院不予采信,A1雖稱雙方存在夫妻共同債權5萬元,但未就此舉證證明,A對此不予認可,故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A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A負擔(已交納25元,剩余部分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A人民陪審員B人民陪審員C明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八日 書記員D

      關注快手

      關注抖音

      微信咨詢

      電話咨詢

      24小時電話
      135-2017-4402

      返回頂部

      女人喷水高潮时的视频网站_国产丝袜jk福利在线观看_国产高清无码精品久久久_精品国产色欧洲激情